博天堂线上娱乐 > 竞彩推荐 > 嘉兴凯发_这位曾在南京路修修补补的老伯伯,深藏着这么多功与名

嘉兴凯发_这位曾在南京路修修补补的老伯伯,深藏着这么多功与名

发布时间:2020-01-03 18:22:57

嘉兴凯发_这位曾在南京路修修补补的老伯伯,深藏着这么多功与名

嘉兴凯发,在上海第一百货商店前,一位寻常老人戴着老花眼镜,专心致志地修补套鞋……这是不久前,上药集团在组织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中,展示的一张“老人学雷锋”老照片,很快引起猜测。年轻一代“撇撇嘴”,“不就是一位老伯伯在修修补补么”,稍年长一点的员工觉得面熟,“好像是医药公司武装部老部长刘福兴嘛”。

听到讲解,许多人震惊了。原来这位“修修补补的老伯伯”,参加过抗日战争以及潍坊、济南、淮海、渡江、上海等无数次战役和战斗,荣立一等功一次、二等功两次、三等功四次。

是什么让这位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抗战老战士,多年来深藏功与名?7月下旬,我们走近这位九旬老人,解析其精神世界的初心“密码”。

十五岁小战士与敌人拼刺刀

1945年4月,津南支队三营八连在河北沧州七里店一带展开了一次反扫荡伏击战。一位不满15岁的八路军战士,与残存的日军拼起了刺刀。面对敌人的凶狠,他沉着冷静,趁对方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,灵巧闪避,转身快速,端着几乎与他一样高的步枪,狠狠向鬼子刺杀过去……

这位英勇的小战士正是刘福兴,此时他刚刚加入八路军。这样的殊死搏斗,后来经历过多少次,他也记不清了。若干年后,每次被问及“生死关头害不害怕”时,刘福兴十分淡然:“我入党时宣过誓,为党为人民我可以牺牲一切!”

1943年,刘福兴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。那一年,村里来了共产党、八路军,打土豪分田地,让讨过饭、挨过打、受尽地主压迫的刘福兴第一次尝到了做主人的幸福。从那以后,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跟着共产党干革命。他加入了村民兵组织,后担任了民兵团长,积极参与区小队组织的各种袭扰任务……

1947年9月,由于作战勇敢,刘福兴火线入党。

上海战役失去亲密战友

经历多次战斗,刘福兴的胸部、腹部曾多次中弹。

刘福兴印象最深的是上海战役。至今他仍清晰记得,渡过长江后,他所在连奉命顺安徽宣城、广德通往上海的公路,追击溃逃之敌,阻其流入上海。连日大雨,沿途桥梁均被破坏,路上满是泥浆,行军十分艰难。敌人一天只能跑30里路,刘福兴和战友们一天却要跑上百里路,甚至放弃休整、扔掉背包和口粮。时间就是战机,追击部队赶到前头,抓获了一批批俘虏,减少了沿途百姓财产损失,也间接为上海战役减轻阻碍和麻烦。部队也顺势进入上海战役阵地。

刘福兴所在营主攻方向是从宝山罗店直插吴淞口,目标是断敌从海上逃跑。这是一场生死争夺。守敌不仅有坚固工事、轻重火力配置以及炮火支援,天上还有飞机。所以,战斗一打响,立刻白热化,一时血流成河。

当时作战环境十分艰苦,工事里全是雨水。刘福兴和战友们一连好几天,都泡在雨水和泥浆中坚持作战,不少人生了疥疮,再加上敌方火力封锁,后方饭菜送不上来,就只能就地挖菜充饥,或者捉到处乱爬的小螃蟹,盛在钢盔里煮着吃。其中他们生吃了一段时间洋葱,辣得眼泪直流。直到现在,刘福兴一看到洋葱还害怕。

在发起总攻战斗中,刘福兴的亲密战友杨延寿不幸牺牲,同班一位年仅18岁的战士右胳膊也被打掉。讲到这里,刘福兴有些哽咽:“过去,现在,每时每刻我都在怀念他们!”

生命第一,自暴“家丑”

“刘福兴很低调,从不在人前提起过去。”上药集团老干部工作部部长陈旻这样说,这也是熟识刘的人的共同感受。

1953年10月,根据组织安排,刘福兴随部队集体转业参与新上海建设。从那一天起,他将荣誉和过往全部打包压进箱底,从零开始,先后担任中织站副科长、支部书记,上海市医药采购供应站支部书记,上海市医药公司党委办公室主任、组织科长、武装部长、支部书记等职务。

面对陌生的业务领域,刘福兴有些晕头转向,却毫无怨言,不懂就学。有时,为了工作需要,他常常忙得顾不上家,干脆打背包直接和工人住在一起,既方便学习“取经”,督促产品生产,也便于跑市场,及时掌握社会需求,很快由“门外汉”变为“业务通”。

由于表现优异,刘福兴被调到上海医药采购供应站(上海医药公司前身)担任支部书记。面对新岗位,刘福兴在履行把关人职责的同时,再次一头扎进业务学习。一次,刘福兴接到几家医院反映,新用于临床的注射针头,从病人身上拔出时居然“不见”了。“怎能拿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开玩笑?”刘福兴亲自到医院和生产一线,调查原因,并写出相关材料,寄给了上海的党内刊物。负责业务的经理得知他自暴“家丑”,心里有些想法。“生命至上、人民第一。”刘福兴推心置腹对他说了一番话,让他心悦诚服。

有人劝刘福兴“灵活”些,他总是这样“回怼”:“我是当兵的,又是党员,一不贪,二不拿,没什么不可说的,也没什么好怕的!”

刘福兴有一女二子。凭刘福兴的资历和关系,当时在系统内安排儿女工作并非难事,他却拒绝“开后门”。结果,大女儿初中毕业时,凭个人优异成绩被学校推荐继续深造。二儿子原先在小市场做卖菜的营业员,后来参了军,退伍后进上海淀粉厂当普通工人。小儿子也被刘福兴送到了部队“吃苦”,回来后按照政策被安排在公交公司当了驾驶员。

离休后,上街修套鞋

刘福兴负责党务工作61年,精通业务,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。

1991年离休后,他被返聘,继续担任了6年党支部书记,并负责武装工作。当时上海正推广“以劳养武”,每年都有200万元专项经费。为了所谓业务拓展,有人盯上了武装工作经费。面对“抬抬手”“打擦边球”的直说或暗示,刘福兴明确表示,专项经费用于慰问烈军属和民兵建设,不能挪作他用。公司的运输业务一度是外包的。每次工期结束,包工头会请客,还发放红包表示“感谢”。刘福兴拒绝参加,教育包工头:劳动辛苦,挣钱不易,同时叮嘱把工人管好,确保安全。

离休后,刘福兴经常到南京路上跟着“好八连”一起学雷锋、修套鞋。为此,他自掏腰包买了三轮车和两把挫刀,自备修补材料。每次,刘福兴都会早早赶到第一百货商店门前,将工具一一取出摆好,免费为来往游客或附近居民修补。他还利用业余时间,捡别人扔掉的破旧雨鞋,用作修补的“边角料”。每次活动,总会有修补不完的,刘福兴就把鞋带回家,利用空余时间完成。

一次,一位上海阿姨在别的地方刚补过鞋,嫌补得不好,看到老刘手艺好,就在一边“纠结”。老刘一下看出她的心思,主动帮她重新修补。“我的修鞋技术最好!”每次提到修鞋往事,刘福兴都会很骄傲。在他带动下,单位青年纷纷走上街头,开展医药知识咨询、测量血压等活动。

2006年,上了年纪的刘福兴不再上街修鞋。上药集团老干部工作部工作人员说,“当年刘部长带着我们一起走上南京路,学雷锋做好事,后来他做不动了,但这个好传统却一代代传了下来。”

即便刘福兴的活动范围基本局限在小区里,他也仍然闲不下来。他和另外两个老同志组成了义务业主委员会,积极协助社区开展工作,找物业协商整修大楼,处理物业与业主纠纷。2011年他和老伴搬到了松江。彻底清闲下来的老刘,仍然不改“多管闲事”的习惯,每天清晨五点半,准时下楼取牛奶,总会“顺”手将公共部位亮着的灯一一关掉。

他总说,我一直记得曾经许下的誓言,活一天就要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一天。

栏目主编:张骏 文字编辑:张骏